Loading…

擦愛之不可說的秘密之說出來了

Posted by 灰月心 on 29.2016 公告   0 comments   0 trackback
別理我標題= =
繞口令去了


總之,
就是,
今天問了編輯能不能把擦愛挪到前路去,
我說擦愛鎖密碼感覺好孤單,
加上FC2對岸同胞得翻牆才能看。(咱們要有同胞愛,大家都是地球人~)

編輯一聽,大手一揮,氣蓋雲天道:「行!」
於是小的就屁顛屁顛的把文往前路挪了~

網址奉上:擦身而過的愛
這邊的鎖碼(鎖密碼)的文直接刪了,
大夥要看,就去前路吧~

放心,不入V,全額免費~
All free!!!
走過路過,千萬不要錯過!(啥瞎廣告)

批了個艾斯,
大家有空的話,可以順手創個帳號,
然後再順便手滑一下加個收藏投個推薦票唷~啾咪 (・ω<)☆

不是書評的讀後感

Posted by 灰月心 on 05.2016 黑白灰   0 comments   0 trackback
前言--

先說,這不是工商文
然後文很長很囉唆充實,所以只好放這裡。

總之,就是前陣子在網上瞎逛....
(我絕對不會說出上個月的下半月明明就很早下班但我一個字都沒碼的事實)

在逛完各大購物網站,刷了幾千大洋之後,
為了防止淪落到再刷下去就得剁手而無法碼字的下場,
只好開始逛起書籤裡的某個分類資料夾裡的部落格。

逛啊逛得,就逛到了摸哥髒髒小屋部落格
(不知道摸哥的請自行估狗,根據本人所言,摸哥哥雞雞的那個絕對不是她)
然後發現摸哥又出了一本書,
(因為不是工商文所以大家不必緊張我會叫妳們去買,
我也沒有拿到廣告費,但我還是要順便說一下,
那本書名就叫高調腐女的低調養成

上回出的那本一直躺在下回購物裡沒買,這次湊巧,就剛好一起買。
(最後在精打細算之下,發現兩本分開買再用優惠券比較省,
為了有理由多買兩本書勤儉持家,於是就買了這本和其他本,
至於她的第一本書就只好繼續躺在購物車裡了。)

不過,這不是重點,這只是前言而已,重點在下面

【CWT38】《台大場》

Posted by 灰月心 on 13.2014 公告   0 comments   0 trackback
【CWT38】《台大場》
社團:夜的第十三轉角
社團位置:12/13、12/14兩日都在N31

約會(福爾摩斯同人)

Posted by 灰月心 on 25.2014 BBC福爾摩斯   0 comments   0 trackback

敵對之下的溫存(白鬼 有H)

Posted by 灰月心 on 25.2014 鬼燈的冷澈   0 comments   0 trackback

【CWT37/CWT-T12】盜墓衍生同人本《結局之後之一 十年》預購 (特典新增)

Posted by 灰月心 on 10.2014 出刊相關   0 comments   0 trackback
感謝戍犬大將特典趕了出來
是瓶邪胸章唷~
預購截止日快到了
請各位保握機會!

攤位碼出來囉~~
※[CWT-37] 攤位號碼
首日N12
攤位名稱:小麥啤酒花酵母
次日N14
攤位名稱:三G實業坊
( 二日都在朋友攤位寄賣喔!)

※[CWT-T12] 攤位號碼
首日A16 , 次日A12
攤位名稱:夜的第十三轉角



哈哈!終於完成了!
雖然後面還有三集
不過總算完成哩~~~(灑花)
可憐的戍犬還有很多後續工作要做
所以我就自告奮勇的來開預購
這是第二本和人合作的同人本
請各位多多支持啦!




【刊本資訊】
封面

● 刊名:「《結局之後》之一 十年」
● 配對:瓶邪
● 性質:女性向全年齡
● 作者:戌犬繪 // 灰月心著
● 規格:B5
● 頁數:16P
● 內容:彩色封面、黑白內頁
● 定價:NT.100
● 預購截止日:8/6(三)
● 預購特典:
1GO0b9DOBxIZOGq5ImXlOH.jpg
● 簡介:
     歷經大結局之後,
     晃眼而過的歲月,
     曾經做下的約定,
     將在那青銅門前再會。
●試閱
sample01.jpg
sample02.jpg
sample03.jpg

【CWT37/CWT-T12】盜墓衍生同人本《結局之後之一 十年》預購單

關於【晨星online】的購買方式

Posted by 灰月心 on 21.2014 出刊相關   0 comments   0 trackback
好久沒來管BLOG
先來說明一下
這陣子雖不再PO場次
但不代表晨星online沒有寄賣喔~
基本上都是寄在戍犬大的夜的第十三轉角
現在同人場都是交給戍犬大寄賣
其他寄賣地點有ALICE* 書坊月見草兩處
另外也能填寫通販單由我這邊寄出喔^^
另外【晨星online4】所出的特典還餘少量幾本
因此只要購買【晨星online4】都會附送
送完為止~~~

【CWT33】《台大場》(更正社團名稱)

Posted by 灰月心 on 23.2013 出刊相關   0 comments   0 trackback
【CWT34】《台大場》
社團:青蔥豆腐打醬油三爪
社團位置:3F的B66

PS.打不開CWT官網...於是就沒配置圖了OTZ
PS2.經過提醒才發現換了名字!不過攤址是對的喔~
感謝飄提醒XD

【盜筆同人】倒斗仙境12

Posted by 灰月心 on 29.2013 盜墓筆記   0 comments   0 trackback
第十二章

  “老癢”抽著煙斗的動作停了下來,望著吳邪的眼中有著驚愕,他深深地嘆了口氣,沒有接話,只是又開始抽著菸吐著霧。

  吳邪沉默了片刻,隨即像是換了個人似的,抖擻起精神,對著“老癢”問道:「我該怎麼破壞秩序?」既來之,則安之,如果這是唯一出路,那就只能做了!

  那“老癢”抬眼望他,沒片刻便移開了眼,「不知。」

  吳邪本已認命,既已攤上這事,又為了離開,只得硬著頭皮去做,這才不恥下問,哪知這隻該死的毛蟲竟然一副“不關吾之事”的欠扁表情,甩頭就說不知,這不氣人嗎?

  他一怒之下,不自覺地朝那“老癢”一吼。

  「他娘的,這是在耍人嗎?既要人破壞秩序又不告知方法,白折騰人的!」

  “老癢”對吳邪的怒吼不痛不癢,依然那副不慍不火的模樣,慢條斯理吞吐著煙霧,最後吐出了一句讓吳邪幾乎怒得要捏斷他脖子卻又不得不信服的話……「吾不受影響,又與吾何干?」

  他這一說,吳邪也無語了,只得認下,可他畢竟對於破壞秩序不得頭緒,最終還是對著“老癢”問道:「至少告訴我得往哪走吧?」他可是兩眼一摸黑,什麼不知,這麼大的玉石樹林,辨別個方向都有困難了,不說方法好歹也至少指個方向是不?

  但誰知,那“老癢”一閉眼就當作什麼也沒聽到,自顧自的拿著煙斗吞吐,也不理會吳邪,氣得吳邪就要衝向前去掐他脖子,可是當他才一有動作,那“老癢”眼皮輕掀,淡淡地朝他望去一眼,就讓吳邪背脊一陣發涼,如墮五里冰霧一般,讓他不敢妄動,最終,他也只能嘆了一口氣,轉身就離開了。

  他邊走邊咒罵著那毛蟲,連那與他相同模樣的故交老癢也一同罵了進去,當初老癢雖是複製出來的,但也有過去的所有記憶,那也算得上自己的好友,可是竟然還想殺了自己,現在換了個地方,相同的臉孔,竟也那麼不厚道,偏自己又無力逼對方給個答案,只能扯了根玉石樹枝,發洩似的四處亂揮。

  就在他這麼無意義的發洩時,突然一陣笑聲傳入他的耳裡……「咯咯!」

  吳邪先是心頭一驚,隨即認出那笑聲,立即站定身子,朝周遭大吼:「你他娘的不要裝神弄鬼,你大爺才不會被嚇倒!」他怒氣之下也忘了自己一開始可被嚇得不清,但他忘了,可不代表有“人”忘了。

  只見那張跟三叔一樣臉孔的貓臉從半空中突然出現,饒是吳邪心裡已有準備也是驚了一下,但他一見對方眼中的笑意,立即定了定神,「你剛去哪?哪有人帶路帶到一半就不見了,太不稱職了吧。」他不由得嘴上埋汰了下,為自己討些臉面回來。

  但那貓臉哪是他可隨便埋汰的,就聽他說:「我可不是人,咯咯,況且不是已經把你帶到位置嗎?」

  就見那臉也知不是人,吳邪被人抓著語病也不惱羞,況且對方說得也對,自己的確也找到了那隻詭異的毛蟲,可惜問出的事情不多,只知道要去破壞那勞什子的秩序。

  真是見鬼的秩序,天知道那是什麼鬼東西,又要怎麼破壞,難道此“秩序”非彼“秩序”?那毛蟲說的“秩序”指的是一種實質的東西,而不是他所知的那種?

  若是實質的東西倒也好辦,砸壞了就是,就算小爺比起那胖子的破壞力實在不怎麼樣,但總算還是能看,砸個東西不至於那麼不爭氣,怕就怕那“秩序”指的是虛無飄渺的規則啊……天知道那要怎麼破壞……

  吳邪發現自己陷入了不著手的困境,連目標是什麼都還搞不清楚,又談啥破壞呢?

  他思考了起來,一時倒忘了身旁還有隻詭異的三叔貓臉,而那貓臉似乎不太滿意被這麼忽視,開口就笑了兩聲便說道:「咯咯,不受影響的人當然不知道,但受影響的……」他故意停住了話語,可那吳邪本來還因為被打岔思考有些不滿,但一聽那話,渾身不由得一震!

  真是傻個八機!這麼簡單的問題自己怎麼就沒想著呢!他一拍腦袋,終於頓悟,他扭頭對著那貓臉問道:「那要怎麼破壞?」那毛蟲說他跟白兔不受秩序影響,沒有提到那貓臉,那就代表貓臉也受秩序影響啊!既然如此不問貓臉問誰啊!

  可他還是想得簡單,只見那貓臉聽見他的問話逕自地笑了起來,笑得遲遲等不到答案的某人快失去了耐性,才學著那毛蟲的語調說:「吾不受秩序影響,一如那白兔。」

  他這麼一說,吳邪也沒辦法了,頹下了肩膀,但沒過多久,他突然暴起,「原來你這傢伙剛在旁邊偷聽!」不然怎知毛蟲說的話,還模仿得維妙維肖,不是在旁邊看還能是什麼?想到這隻詭異的貓臉能夠憑空消失,肯定是隱身起來在旁邊偷聽!

  被人發現自己的行徑,那貓臉也不在意,只是維持的臉上的詭異微笑,望著吳邪,隨後吳邪也醒悟過來,就算在旁邊偷聽又怎樣,他們可沒說什麼秘密事情,那破壞秩序的事情,搞不好這裡是“人”盡皆知,只有自己這個外來者才這麼小白。

 可想一想又覺得奇怪,既然那貓臉也不受影響,為何那毛蟲卻沒提呢?才想再問,抬頭卻見那貓臉不知何時竟消失不見了!

【盜筆同人】倒斗仙境11

Posted by 灰月心 on 22.2013 盜墓筆記   0 comments   0 trackback
第十一章

  「原因?」誰知道原因,又不是爺取的!想是這樣想,吳邪面上還是一副不恥下問的優良學生模樣。

  “老癢”叼著煙斗,臉上表情嚴肅,他拿起煙斗,重重地嘆了一聲,「吾等皆不老不死啊……」

  不老不死?你在嘆啥勁!不都說是仙境了有什麼好嘆的!吳邪先在心中鄙視了一下“老癢”,但隨即,他遭雷擊一般的渾身一陣,腦袋轟然一響!

  張起靈!

  那悶油瓶不就是不老嗎?雖然還不知道是不是不死,但肯定是不會老的!

  難道他也進過這裡?

  一想到,吳邪也迫不及待的問了出來:「在我之前是不是還有其他外來者?」他迫切的想要知道答案,一牽扯到悶油瓶他就冷靜不下來。

  “老癢”本以為吳邪是因為不老不死而感到激動,人之常情嘛……可是仔細一看,卻發現根本不是他所想的那樣。人是激動沒錯,但卻不是興奮,而是震驚與急迫構成的。

  口吐粉色煙霧,“老癢”慢條斯理的回道:「若沒有,又怎會如此容易接受汝之存在呢?」

  這麼一說,吳邪才想到,那些“拇指公主”的確一開口就叫自己是外來者,但是開始那驚恐也是實實在在的,心裡有疑問,吳邪也不客氣的問了出來。

  可誰知,才聽完他的問話,“老癢”臉上竟出現了深沉憂慮的樣子,望著上方發光的不知名珠子良久,直到臉上出現了無奈。

  「外來者將會破壞一切秩序。」“老癢”說完了話便直盯著吳邪看,看得他冷汗直流,不禁心中暗罵,畢竟可不是他自己願意來的,要不是那悶油瓶還是白兔啥的把自己推下來,用得著經歷這些詭異的事情,還被當作破壞秩序的外來者嗎?

  可是吳邪轉念一想,若真是如此,仙境裡的“人”就應該會排斥自己這個會破壞秩序的外來者才對,怎麼除了巨犬之外,其餘的“人”並沒有流露出任何敵意呢?難道那毛蟲坑人?還是另有什麼隱情?

  也不用吳邪問,“老癢”似乎看出吳邪的疑惑,也可能是本來就要解釋,他說道:「有秩序不一定為好,而破壞卻必影響仙境萬物。」

  吳邪懂了,這仙境中有某種秩序,但不被這些“人”接受,自己的到來有可能會破壞這種秩序,而他們雖不喜原先秩序,但破壞會造成什麼結果沒人知道,或許會形成新的秩序,但是好是壞尚且不知,而在形成新秩序之前,將會有一段無序的時間,沒有秩序就代表著混亂……處於無序的仙境是那些“拇指公主”所害怕的,所以才會如此驚恐,但卻又想打破現行的秩序,所以對自己沒有敵意,並且指引自己來找能夠解釋的毛蟲,可他們為什麼不自己解釋呢?難道是因為那所謂的秩序?

  像是看出了他的想法,“老癢”輕吐粉霧後便說道:「吾不受秩序影響,一如那白兔。」

  吳邪皺起了眉,理清自己目前所得的消息──毛蟲能夠向自己說這些是因為他不受仙境秩序的約束,而白兔能帶人進來同樣也是如此,這裡的秩序雖不知道是什麼,不被這裡的“人”所接受,至少“拇指公主”們不能接受,而自己的到來會破壞這種秩序,至於怎麼破壞尚且不知,或許自己的存在就在一定程度上影響了仙境秩序。

  這麼一想,吳邪突然頓悟,「難道我是被故意帶到這裡,為了破壞秩序?」

  「是的。」

  「為什麼是我?」他納悶,論破壞力,先不說悶油瓶,光是胖子的破壞力就十分驚人,比自己要強得多了,而自己可是個斯文人,雖然這些年倒斗也不免染上土夫子的氣息,但在倒斗界裡肯定也是數一數二的文化青年,更別說自己老是被胖子叫林黛玉,雖然不承認,但是比起他們兩個來說,自己的確柔弱多了。

  所以要破壞什麼的,找胖子不是更適合嗎?

  但轉念又一想,這破壞秩序肯定是個技術活,要用腦子的,胖子那傢伙動手動腳的是難不倒他,可是要用腦子的話,那還是得自己來。

  對於近乎低語的問話,毛蟲雖聽見卻沒有回,他逕自地抽著煙斗,粉霧從他嘴裡被吐出,一圈又一圈的漂浮而上,融入了空氣中的粉霧。

  當吳邪想罷,他抬起頭,說真的,他才不管這是什麼仙境,也不想去破壞什麼秩序,他只想離開,於是他問道:「我該怎麼離開這裡?」

  “老癢”抬眼看他,「仙境只進不出,若想違背惟有破壞。」

  聽見這句話,吳邪都想罵娘了,自己怎麼會攤上這種事,又不是自己願意來的,還要破壞什麼仙境秩序的,抓免費勞工也不是這樣的吧?

  吳邪心中滿是怒火但又無奈,這個地方如此詭異,自己找了許久都沒找到出路,若想出去,或許真的要像那隻毛蟲說的一樣,必須破壞秩序,自己才能離開,但這裡的秩序是什麼,又該怎麼破壞,他根本全無頭緒。

  見他如此煩惱,“老癢”不慍不火的繼續吐著粉霧,隨後,他竟開口問道:「汝不願不老不死乎?」

  這問話愣了下,他想到了悶油瓶,想到了陳文錦,想到了霍玲……不老不死真的好嗎?不……吳邪不這麼覺得,所以他搖了搖頭,「只要夠精采,何必活得那麼長呢?更何況……」他停了住,眼神望向了遠方,「有時……活著只是種痛苦。」